主页 > www.74660a.com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华为即将推出的操作系统是非安卓系统?

发布日期:2019-09-02 05:16   来源:未知   阅读:

  华为即将推出的新系统是类似于现在的安卓和iOS系统吗?也就是说华为推出系统后就有三种操作系统可以用了吗?iOS,安卓,华为OS?那游戏数据怎么办呢?...

  华为即将推出的新系统是类似于现在的安卓和iOS系统吗?也就是说华为推出系统后就有三种操作系统可以用了吗?iOS,安卓,华为OS ?那游戏数据怎么办呢?

  展开全部5月20日美国政府将华为列入贸易管制名单以来,华为是不太好过,虽然任正非老先生说受到的影响有限,但是现在谷歌表示将遵从美国政府的命令,暂停与华为的部分业务往来。谷歌将不再与华为开展需要转让硬件、软件产品和技术服务的业务,但在开源授权协议范围内的业务除外。

  这意味着华为虽然仍然可以使用安卓系统,但对于海外用户经常使用的谷歌应用商店Google Play Store、Gmail、搜索和YouTube在内的服务将被停止,这将对华为的海外业务产生重大影响。

  昨天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透露,华为的自研操作系统最快今年秋天、最晚明年春天将面市。该系统打通了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智能穿戴,统一成一个操作系统。并且,华为的OS还兼容全部安卓应用和所有Web应用,而且如果安卓应用重新编译,在该系统的运行性能提升会超过60%。

  现在外媒The Information曝光了更多关于该系统的信息,报道称华为的自研操作系统内部代号为“Project Z”,在过去几年一直处于研发中,现在谷歌同华为结束部分合作使得华为加速该项目的进展。华为一开始只是打算把该操作系统用在国内市场,当中国转向下一代5G无线网络时,华为希望其操作系统能够为搭载在各种设备上,从手机到可穿戴设备再到家用电器。华为的Project Z离准备好还有一段时间,并且开发过程遇到很多困难。完成后,华为仍然需要让第三方开发人员创建应用,这可能在国内比较容易,但在国外将是一个大的挑战。余承东也承认,创建生态系统是公司未来计划的关键。

  从放出来的消息来看,我得出的结论还是基于安卓内核的。要不然那么多软件适配起来,工作量之大超乎想象,而且还不一定能完美适配。安卓是开源的,所以来说开发起来,难度并没有想象中,完全完整的开发一个系统那么难。真正有困难的是google的支付系统等几个核心部件,不对华为授权开放了。这个就像支付宝不让某一个品牌的手机用了一样,肯定会损失一批客户的。这些动作只能够减缓华为的扩张,根本谈不上阻止。

  2019-05-29展开全部主要要看任我行的表现了,任我行要是也能和忠心一样老实的趴下认打认罚,就还好。要还是这样低能地想自作聪明,认为自己已经武功盖世了,那么中原武林将会迎来史无前例的浩劫,所有的首级,店闹等门派都会被灭门……

  主要是官僚主义体制地区奴役奴隶去捞取民主主义体制地区的血汗太多,顺便还指使部分奴才去干巧取豪夺的事情……所以毛姨丈来了。毛姨丈当然首先就从清理这些来他家捞取血汗和巧取豪夺的,名字又特别特别地让他不喜欢的开始收拾起了,首先是忠心,再是……

  在技术主义主宰傀儡整治的时代,玩S或者玩哭一个小奴隶主绝非什么难事,所谓的内部再团结也没有用,因为没实力。

  任我行已经不行了,东方教主也生死未卜。少林武当那种盛行了数百年的门派都已经销声匿迹或者无所事事或者无所作为了,日月神教也到了该倒闭的时候了。

  展开全部老实说看到这样的新闻我并不奇怪,只是说实在的,这个标题有点“夺眼球”的嫌疑了,似乎把华为说的很骄傲,很狂妄,现在什么都还没有呢,就咔咔“取代”谁了。

  据说很多年前,任正非看了个电影,叫《2012》。看完后很有感触,跟身边人说,以后信息爆炸会像数字洪水一样,华为想生存下来必须造方舟。

  12年9月份的时候,实验室搞了一次专家座谈会,由专家提问,任正非出席回答,整场对话的信息密度非常高,而在今年“芯片事件”炒得很热的时候,这次对话又被挖了出来。流传度应该是比较广的。

  而在这个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到任正非,或者说“华为”公司的底层操作系统是什么,进而可以解释华为的很多行为,包括这次自主研发移动端OS。

  所以我们今天把心平静下来,踏踏实实做点事,也可能四五十年以后我们就有希望了。

  这句话是任正非关于“创新”和“为什么中国没有诺贝尔奖”的回答中的一句话,这也反应了华为面对技术和科学的一个基本态度,那就是“敬畏”。

  “突破”这种事,不是喊口号就可以达成的,客观认识其难度,保有一定的敬畏之心,这才是踏实做事的一个基础前提。

  通俗来说,这句线“突破”这个概念,在华为看来,是很高的。像手机从5寸做到6寸,这个不能叫突破。

  如果在短期投资和长期利益上没有看得很清楚的人,实际上他就不是将军。将军就要有战略意识。

  对未来的投资不能手软。不敢用钱是我们缺少领袖,缺少将军,缺少对未来的战略。

  在这一段中,任正非提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叫“耗散结构”。众所周知,2012年的时候,华为无论从外部的竞争情况还是在市场反应这端,都处于比较好的阶段。

  而任正非在当时就提出,要加大投入,把拿到手里的这些优势耗散掉,形成新的优势。

  事实上,大家都熟悉的谷歌也是如此,单一个广告的收入就可以使得这个企业的现金流非常充裕,但在这个基础上,谷歌并没有拿着钱去扩大投资,去买买买,而是把绝大多数收入都投入到高新科技的研发中,“将现有的优势投入出去,再次去搏在未来中的身位优势。”

  李金喜(终端OS开发部部长):我来自中央软件院欧拉实验室,负责面向消费者BG构建终端操作系统能力。当前在终端OS领域,Android、iOS、Windows Phone 8三足鼎立,形成了各自的生态圈,留给其他终端OS的机会窗已经很小,请问公司对终端操作系统有何期望和要求?

  任正非:如果说这三个操作系统都给华为一个平等权利,那我们的操作系统是不需要的。为什么不可以用别人的优势呢?微软的总裁、思科的CEO和我聊天的时候,他们都说害怕华为站起来,举起世界的旗帜反垄断。我给他们说我才不反垄断,我左手打着微软的伞,右手打着CISCO的伞,你们卖高价,我只要卖低一点,也能赚大把的钱。我为什么一定要把伞拿掉,让太阳晒在我脑袋上,脑袋上流着汗,把地上的小草都滋润起来,小草用低价格和我竞争,打得我头破血流。

  我们现在做终端操作系统是出于战略的考虑,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Android 系统不给我用了,Windows Phone 8系统也不给我用了,我们是不是就傻了?同样的,我们在做高端芯片的时候,我并没有反对你们买美国的高端芯片。我认为你们要尽可能的用他们的高端芯片,好好的理解它。只有他们不卖给我们的时候,我们的东西稍微差一点,也要凑合能用上去。我们不能有狭隘的自豪感,这种自豪感会害死我们。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赚钱,是要拿下上甘岭。拿不下上甘岭,拿下华尔街也行。我们不要狭隘,我们做操作系统,和做高端芯片是一样的道理。主要是让别人允许我们用,而不是断了我们的粮食。断了我们粮食的时候,备份系统要能用得上。